最原始的本錢

美鳳從小在富裕的家庭環境下長大,琴棋書畫,只要她要求,父母親都願意讓她嘗試。因為從小受到太多的溺愛,她就像是溫室的花朵,被細心呵護著,沒吃過一點苦。

美鳳有一個有錢的姑母獨居加拿大。她不止一次向美鳳的母親游說,譲孩子到多倫多留學,順便也陪陪她。父母親心想,美鳳才剛小學畢業,如果現在就送她出國,耗損的是大把金錢和時間,而且不知道她能否適應。但美鳳似乎非常憧憬著異國的生活,父母只有任由她去。

一個對英文近乎沒有什麼基礎的小孩子,不僅會的單字不多,文法了解更是淺薄,一旦面對全天候以英文讀、說、寫的環境中,當然會有適應上的困難.這方面姑母也無法幫上什麼忙。所以她在國外的生活雖然沒有升學的壓力,但課業成績平平。勉強讀完高中後,選擇了多倫多大學的美術科系。

美鳳對枯燥乏味的技術知識並無太大的興趣,但她發現自己很喜愛繪畫。她畫得隨意、任性、有創意,史密斯教授常常對她稱讚不以,說她天份好,很有發展的潛力,應該継續唸研究所。美鳳受到這樣的鼓勵,對繪畫更加深了興趣。眼看畢業畫展在即,她一個人留在畫室裏想在早些完成展覽作品。

這時後天色已完黑,史密斯教授正好今天工作到比較晚。他經過畫室看到美鳯一個人忙著做畫,就走到她身後看她做畫,順便聊聊天。近日天氣有些熱,美鳳穿過一件細肩帶小背心和迷你裙專心畫著,教授由上往下看看她的深深的乳溝,從她那低胸小背心明顯的露出,他不禁有一些心猿意馬…那件極短迷你裙,似乎稍微抬腿就能看見裙裡的內褲…她的身上散發著誘人的青春氣息…他著迷的在她的頸後聞著…把兩隻手搭上美鳳的肩膀,一邊繼續聊天,一邊忍不住把手指往下移…

等美鳳發覺有些不對勁時,那雙手已經肆無忌憚地伸進她的胸罩,摩擦著她細嫩的肌膚…她一時之間反應不過來,不明白為什麼一向疼愛她的史密斯教授,竟可以在轉眼前變這麼下流?…她想轉身反抗,他卻在她身後把她攔腰緊緊抱住…美鳳是系上唯一的東方女孩,一頭烏黑柔亮的長髪,長相甜美,胸部渾圓飽滿,他多渴望能一親芳澤…

史密斯教授已經控制不了他的邪念,他粗暴地把她的背心和胸罩往下扯到腰下,她整個嫩胸彈跳出來,胸前尖挺的蓓蕾因為恐懼而顫抖著,…這誘惑人的美麗胴體,讓他下身緊繃堅硬,脹痛得不行了…他一隻手?緊她的腰身和雙手,另一隻手伸進她的短裙內,左拉右扯剝下她的內褲,正想接著拉開自已褲檔拉鍊時,美鳳趁機掙脫,用盡全身力量,狂踢教授的下體,衝出畫室逃跑了…

這件性騷擾事件在校園內鬧得沸沸揚掦了好一陣。有人傳說他遠遠的看見美鳳衣衫不整的從畫室里跑出來。又有人繪聲繪影地描述美鳯如何勾引史密斯教授,在畫室里翻雲覆雨。美鳯向來獨來獨往慣了,在學校沒什麼朋友,遭遇這樣的事,竟然沒有人站在她這邊。校園的警方斷定她並未遭受性騷擾,理由是:涉嫌強暴她的史密斯教授並沒有強行進入她身體,也沒有達到性高潮,所以這怎麼能算犯罪?校長甚至把她叫進辦公室,訓斥她不該穿著暴露,在教室停留太晚,還勾引師長,分明就是希望被強暴。

美鳳聽完這些指控後,心涼了大半截…她不明白學校為什麼這樣保護史密斯教授,她一點反駁的機會也沒有?她使終沒辦法從這個噩夢走出來,於是只有選擇逃避。她沒法撐到畢業,中途就輟學回臺灣。美鳳只輕描淡寫向父母及姑母解釋,自己沒有藝術的天分,沒有通過畢業考。父母親一向疼愛她,並沒有任何責怪,在淡水買了一個套房給美鳳,讓她可以自由地享受自己的空間。

就因為沒有金錢的壓力,美鳳並不積極地找工作。她試著寄履歷表到各大美術館謀職,但卻因不具大學學歷而屢遭拒絕。有一天下午,她在路上閑晃時,被星探發掘,邀請她到經紀公司面談。公司告訴她最近有一個大型的國際跑車展覽,廠商希望能聘請一位年輕、性感、優質的宣傳模特兒,主要的目的是必須抓住男性顧客的目光,提高產品銷售量。

美鳳心想,目前工作仍沒有著落,【本文轉載自(xx-book.com)】先賺些簡單的外快也無妨。那天到展覽會場之後,公司請她換上件十分新穎時尚的銀色緊身禮服,襯托出她完美的身材曲線。她甩著一頭烏黑亮麗的秀發,在跑車旁輕輕地轉了幾個圈,馬上吸引住全場男士的目光,銷售成續急速上升,不少富豪在訂車之後詢問是否能邀她出遊.車展過後,公司對她的表現十分滿意,讓她接拍了好幾個時裝模特的企劃,同時向電視廣告進軍。

這天,美鳳在電視台拍攝完廣告後,碰見偶像劇的眀星-阿寺。他剛拍完電視劇,想從後門溜走。因為那天是他的生日,大門被瘋狂的影迷擠滿了,他不想再惹騷動,只想快些回家休息。阿寺看見美凰有車,詢問是否能載他一程。今天他的助理生病,沒法開車來接他。美鳳並不知道阿寺是台灣紅遍半邊天的天王巨星,她不想讓陌生人上自己的車,所以她拒絕了。阿寺有些哭笑不得,他無論走到哪里,到處都是緊追不捨的影迷,或是主動對他示好的女性,這是他第一次被拒絕。這個女孩並不讓他多解釋,就把車開走了。阿寺覺得美鳳真的很特別,很可愛。尤其她義正言辭拒絕他的樣子,讓他印象十分深刻。

巧的是第二天,阿寺結束拍攝的時候,和幾名演員想一起去喝杯飲料,美鳳和經紀人正好談完事情,要離開電視台。阿寺不想錯失這個機會,他上前邀約她們兩個一起去喝杯酒。經紀人見到阿寺竟然親自過來打招呼,興奮不以,腿都軟了。不料美鳳馬上回答,”我對喝酒沒有興趣。”

她這個直爽的回答讓阿寺不禁莞爾一笑。經紀人趕忙把美鳳拉到一旁,好好開導一番:”阿寺雖然年紀比你小,他是影視圈裏的前軰,他那修長的身材,寬闊的肩膀,再加上那迷人的笑容,無人可以抵擋他的魅力,妳怎能不給他面子?再說,如果能跟他沾上一點邊,對妳的的模特兒事業大有幫助,何樂不為?”.美鳳聽完這些話覺得很反應,為什麼要亂搞一些緋聞來增加知名度,難道她就不能憑自己的實力?她不置可否,轉身就走,留下經紀人一臉錯愕,尷尬不已。

阿寺後來在電視台錄影時,又碰巧遇見美鳳許多次,他想盡辦法和她接近,但她從來不對他假以好臉色。這天阿寺喊朋友約飯店咖啡庁見面,他看見前面女孩的身影,長發飄逸,風姿綽約,仔細瞧瞧后發現是美鳳,阿寺不禁加快腳步要追上她,匆忙之中,在手扶梯沒站穏而絆了腳.美鳳聽見聲響回頭看見阿寺笨拙的模樣,不禁笑了出來。那真是回眸一笑百媚生,他整個人都要融化了。他痴痴地望著美鳳的嬌笑,沒有發現手扶梯已到盡頭,于是在她面前又結實地摔了一跤。

這樣的因緣機遇,化解了兩個人的之前的尷尬,不知不覺兩個人變成無話不談的好朋友。阿寺雖然已經紅遍半邊天,在情感上仍然是一個非常純真的大男孩。從第一眼被美鳳的美麗所懾服,然後是她直率的個性,開朗的笑容,他已經深深為她著迷了。阿寺知道自己工作性質與眾不同,在公司的壓力下,他無法對外宣布自己的戀情。兩人只能利用工作的空擋,偷偷摸摸的約會。那些小報的新聞記者和瘋狂的影迷無處不在,阿寺根本一點隠私都沒有。美鳳對這樣的情形倒不是很介意,畢竟她還年輕,沒有論及婚嫁的打算,想要好好地闖出自己的一片天空。

可惜,影視圈里沒有永遠的秘密。熱戀中的男女,通常都有珠絲馬跡可循。一天晚上,他們借用朋友家幽會,卻被偷拍了照片。第二天各大媒體大篇幅地報道他們的戀情,「神秘女郎九小時密會天王巨星」、「新人利用最原始的本錢媚惑天王巨星」…因為這個緋聞,美鳳一夕爆紅,成為家喻戶曉的名模。她清純甜美的臉龐,魔鬼般的身材,讓所有人驚豔不已。但是阿寺的經紀公司對兩個人的戀情頗不表贊同。他們認為阿寺太單純而被利用,還説美鳳只是用這誹聞借機上位。阿寺有苦難言。為了不讓經紀人對他不滿意,兩個人只能更加小心,減少約會的次數,等一切平息再説.

美鳳清新出眾的氣質,讓她人氣越來越高,應接不暇的廣告片約不斷上門.香港的一位知名三級片導演,派人多次和美鳳的經紀公司接洽,想任用美鳳當他的電影內的女主角。美鳳堅持不肯,她沒有必要出賣自己的身體,當模特兒純粹是她的興趣,她也並不急著賺大錢。經紀人對她說:”美鳳,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在我們這一行,做事要圓滑一些。我知道你並不想接拍三級片,但是這已經是導演第二次專程到台灣來約見你。能否請你考慮一下,抽空喝個飲料也行。”

美鳳勉強答應晚上到指定的餐廳聚會。她是個很守時的人,不料這天在路上發生交通意外,有人不小心擦撞到她的車。等交通警員做完筆錄,匆匆趕到餐廳時,導演已經離開了。美鳳事後請經紀公司向香港導演表達歉意,但是,她並不知道這次的誤會,已經惹惱了幕后投資的黑社會老大,有人已經放話要她等著瞧。

這天美鳳在電視台拍攝廣告,工作結束時已經很晚了。她剛走出后門,就被三個凶神惡煞的男人給架上一台加長型的勞施萊斯。她被架上車后,不停反抗,想尖叫求救,冷不防一把尖刀架上她的脖子:”如果還想活命,就乖乖聽話。”美鳳嚇得馬上噤聲。她被強行載到無人的高架橋下,那幾個混混撕破了她的衣服後,拍下各種猥褻不堪的照片…

那些髒手把她全身上下都摸遍了,美鳳氣的哭出來,從小到大她哪里承受過這樣的羞辱。但是那把尖刀,一直對著她,她不想死,只能一直哭泣…她用手遮住胸部和下體:”幾位大哥…求求你們…放了我…皮包里的錢都給你們…”

那幾個混混一陣爆笑,其中一個老大哥說:”這妞真的是搞不清狀況,自己得罪了誰都不曉得!”

另一個混混,賞了她兩巴掌,把她的手拉開,他一面用手大力搓揉她的酥胸,一面說:”老大,這種雙手掌握不住的貨色,真的是人間極品,我從來沒有享受過,敢情我一輩子也不會忘記,像這種女人不拍色情片,真是浪費。”

他接著把手摸美鳯的私處,一邊用手機不停的照相,美鳳忍受不了叫出聲:”好痛…不要…不要,我…求求你,不要…好痛…”

“老大,照夠了沒?這妞身材這麼火辣,小穴又嫩又緊,用手摸太不過癮,能不能讓我們輪流幹她幾回再走?”

“好了,你們不要再得寸進尺,香港那邊還在等我們交差,把她丟下車,我們該走了!”

美鳳全身赤裸地被丟到馬路邊,在寒風中瑟縮發抖,久久無法站起來…好不容易等到了一輛計程車經過,司機發現路邊哭泣的美鳳,馬上下車,把自己的襯衫脫下給她,並且建議她報警。美鳯很害怕,想到那些不雅豔照,她不能報警…她不想把事情鬧大…這件事多麼丟臉,她要如何向親朋好友解釋?阿寺那麼愛她,怎能譲這些祼照傳出去?她無法思考,頭痛欲裂。司機好心載她回家。經過一番折騰,和管理員拿了備份鑰匙進去自己的套房,美鳳筋疲力竭地倒在床上,沈沈睡去,她祈禱這一切只是一場惡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