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教母狗女奴

早晨我被一陣鈴聲驚醒,一看表,10點了。嗯,該放母狗出來了。我起身,走到里屋。那里有個鐵籠子,里面有一個漂亮的女奴,全身赤裸,身上被繩子用龜甲縛緊緊捆綁,繩索深深勒緊皮膚和胯下。口中塞著口塞球,口水早已是流的滿地都是。她的雙手雙腳被手銬和腳鐐緊緊銬在背后,膝蓋也用膝銬銬在一起,手腳在背后成四馬倒攢蹄的姿勢,用另一條鐵鏈吊在籠子的頂上,只能使她的腹部著地,脖子上的四條狗環兒也在籠子的上下左右被緊緊的拴住,使得母狗的頭不能有絲毫的移動。

聽到我開門的聲音,母狗的嘴里發出嗚嗚的哀鳴和呻吟,中間隱隱夾雜著一種微弱的嗡嗡的聲音,那是震動陽具的的聲音,看來電量不足了。

我來到母狗的面前,看著她的充滿淚水的臉,“你這只淫蕩下賤的畜生,這下知道主人的厲害了,誰讓你昨天晚上那麽不聽話,敢公然違抗主人的命令。”

她的一雙哀求的眼睛流著淚水,不住的微微點頭,仿佛想對我叩頭,求我饒恕她。

“好吧,看在你求饒的分上,就放你出來。你真是臭賤骨頭,不罰你你不舒服。”

我打開籠子,解開鏈條,將她的雙手解下,但又重新銬在身前,並且和腳鐐用鐵鏈連在一起,距離很短,她只能在地上爬。她的大腿,和籠子里都充滿了粘粘的液體,散發著一股微微的騷味兒。她跪趴在地上,身體微微發抖,沖我不住的叩頭,我知道,她想小便了。但是沒有我的同意,她不敢去。

“哼,你這條騷屄爛母狗,想撒尿了麽?快去,回來把你的騷水兒都舔干淨。”

她嗚嗚了兩聲,轉身快速爬向衛生間。等她回來時,臉上已經輕松了許多,看到我站在籠子邊上,快速爬到我的腳下,舔著我的腳,嘴里嗚嗚的討好的發出呻吟聲。我一腳把她踹了個跟頭,

“去,把你的淫穢的證據打掃干淨,然后去洗澡,回來爲我服務。你的身上真是髒死了,臭不可聞。”

我解下她的口塞球,她重重的喘了幾口粗氣,“是,主人,賤母狗就去。”她爬到籠子里,用舌頭將里面的液體一一舔食干淨,然后向衛生爬去。

我會到床上重新躺下,不覺又沈沈睡去。一股暖暖的濕潤的感覺把我弄醒。我睜開眼,看到我的母狗在舔我的腳。她已經煥然一新了,渾身上下洗得干干淨淨,散發著一種女性特有的微微的清香。看著眼前的被鎖鏈和繩索捆縛的美麗的身體,我的下身開始發硬,我褪掉內褲,JJ已經開始慢慢抬起。母狗仿佛得到了命令一樣,爬到床上,爲我口交。她把JJ整根兒含在口中,深至喉嚨深處,舌頭纏繞著龜頭,真是爽啊。我禁不住拿起身邊的鞭子,用力抽在她的身上,她的身體抖動,身上的鎖鏈發出嘩嘩的聲音,更加賣力的吮吸著。我的下腹部一陣隱隱但堅實得快感順著脊柱向上傳來,龜頭在微微顫動,她發覺了,舌頭的動作更加快了。我啊的一聲,用手抱住母狗的頭,射在她的嘴里,她大口的吞咽著,嘴角流出絲絲白色的液體。她用手全都抹回了嘴里,沒有一滴流出來。

激情過后,我拍拍她的頭說:“你真行,很好,是我的好賤的母狗。”

她則伸出舌頭,舔著嘴邊殘留的精液,說:“謝謝主人的誇獎,我一定做的更加淫蕩和下賤,才能對得起主人對我的厚愛。”說著又汪汪的叫了兩聲。

我則啪啪賞給她兩個清脆的耳光,母狗很是興奮的再次叩頭。

下面我叫她去給我做早飯。戴著鐐銬很是艱難的,在嘩啦嘩啦的聲音中做完了飯。爬到我的面前,說:“主人,請用吧。”

我坐在飯桌前,拿過那個鋁制的專用狗食盆,撥了一些飯菜在里面,拌了兩下,“吃吧,這是賞給你的。”母狗趴在地上慢慢的吃起來。我把母狗的狗鏈兒栓在桌子腿上,繼續吃早飯。

我吃完了以后,看到母狗的食盆里還有一些沒有吃干淨,就用腳踩住母狗的頭按在盆里,“全部吃干淨!你這個騷貨,不能浪費。”母狗的臉緊貼著盆底,嗚嗚的吃著,最后連盆底都舔干淨了。我看到盆邊還有一些在外面,就用腳踩住,然后抬起腳,“都舔干淨。”母狗有些不情願的看著我,眼神猶豫。我一腳蹬在她的臉上,她往后一仰,但是鐵鏈又把她拉了回來,我順勢在她的臉上啪啪啪啪連著抽了4 個耳光。“吃了!你這個不識抬舉的母畜生!”

她這次不敢猶豫了,很快將我腳底的飯粒舔的干干淨淨。“看,這才是我的乖乖的小母狗。”她在地上不住向我叩頭:“謝謝主人的調教,主人真是厲害,賤母狗以后一定不敢再違背主人的命令了。請主人一定要更加嚴格的調教母狗。”

吃完飯,開始進行例行的羞辱調教了。我把母狗雙腿分開呈跪資,身上的繩子自然是緊緊捆綁,雙腳捆在床腳,雙手捆在背后,和狗環兒連在一起,捆在床架子上,面前是大衣櫃的落地大鏡子,鏡子里的母狗雙腿岔開,胯下的震動陽具換了電池,在瘋狂的旋轉抽插,淫水兒已經慢慢流滿了雙腿,母狗的嘴角流著口水,在她的頭的旁邊適當的距離是她的調教課本。

“我是淫蕩的女奴,下賤的母狗,我……哦……啊……我是天生的最下流的妓女……啊啊……我……是……是……天下最騷,最……淫蕩的……啊……哦……騷……騷母狗。啊!我受不了了!我的樣子怎麽這樣啊。”

啪啪啪啪啪啪……我用鞭子狠狠抽在她的身上,乳房上,“不能走神兒,專心念。”

母狗喘息著說:“是……是……主人。看我的發情的浪樣,我的……我的……胯下的淫蕩的……爛屄里……流著……流著……粘粘的騷水兒……啊!我不念了,主人,求求你了,把鏡子關上吧。我……我真是……無地自容了。”

她的哀求換來的自然是一頓鞭子和耳光。她徹底絕望了,淚水流了下來。母狗繼續斷斷續續的說著:“我的……不……是母狗我的……淫爛的騷屄里正在流著肮髒的……下賤的……淫水兒,看,我是多麽的無恥,多麽的不知羞恥,多麽的淫蕩,連最下等的妓女都不如,我的騷屄渴望……被插入,母狗我期待著被 QJ,被……輪奸,我強烈的希望被虐待和……和……被侮辱和……折磨……啊。啊……主人,打我吧,用鞭子……狠狠教訓你的不聽話的變態的母狗吧……哦……啊……啊!!求求主人了,我受不了了,我……要來了……啊!!!”可以看出最后的話已經是發自內心的了,母狗已經到達拉高潮,因爲她的身體已經僵硬,胯下的淫水兒已經是小河流淌了。母狗的脖子耿直,閉住呼吸,持續了十幾秒鍾,身子一軟,就只是在那里喘氣,沒有力氣在念了。

而這一切,都被我錄了像,並且轉存到電腦的硬盤里。

“好了,上午就先到這里吧,你休息一下,我要出去辦點事情,回來再收拾你。”我把母狗松綁,除去鐐銬,扔在床上讓她休息片刻。我在一旁穿衣府。

過了一會兒,母狗緩過勁兒來,爬到地上,跪下說:“主人要早些回來啊,賤母狗還希望主人的調教呢。”

我撫摸著她的臉,擦干上面的淚痕,說:“我會的,你真是夠騷夠賤,真不愧是賤母狗啊。”

她的臉紅紅的說:“都是主人調教的好,母狗謝謝主人的誇獎。”

我嚴厲的說:“母狗在任何情況下都是沒有自由的,那你知道該怎麽辦了?”

“是的,母狗要時時刻刻被捆綁,不論主人在與不在。”

她爬到角落里,從箱子里拿出一大捆繩子,雙手捧到我的面前,“請主人將賤母狗緊緊的捆綁吧。”

我看了看她,“這次你自己捆自己吧,這樣才能培養你的自虐心理,也能使你更加的變態。就照著我平時教你的做吧。”

“是,賤母狗遵命。”她又拿出了幾個小銅鎖,和一副手銬。坐到床上,先把自己的雙腳雙腿從腳踝到大腿根緊緊的纏了一圈又一圈,每一圈都打上死結,然后用另一根繩子從腳踝的繩圈開始每一圈都縱向纏兩圈,然后收緊,打死結,一直到大腿根兒,余下的繩子和腰間的龜甲縛的繩子系緊,也打上死結。然后,她自己給自己戴上口塞球在腦后死死勒緊,並和背后的龜甲縛的繩子系緊。她又跪在床上,用一根較短的繩子穿過大腿和腳踝之間的繩圈,費勁的纏了兩圈后死死系緊,同樣系上死扣。

做完這一切,她已經嬌喘息息了,口水早已經不斷的流下來,胸脯乳房上一片亮晶晶的。她把一根鐵鏈一頭用銅鎖鎖在床邊,一頭鎖在膝蓋處的繩子上,並把鐵鏈拉直繃緊。然后母狗把手銬在背后用鎖鎖在狗環兒的金屬環上,並穿過背后的繩子,使手銬緊貼背部,這樣當她在背后銬上雙手時候,雙手沒有一點兒活動的余地。她又拿出另一根鐵鏈,一端鎖在床頭的欄杆上,另一頭鎖在自己狗環兒的前面的金屬環上,床尾和床頭的兩條鐵鏈將母狗的身體拉得緊緊的直直的。母狗趴在床上艱難的把雙手背到背后,夠到手銬,試了幾次才將雙手牢牢的銬在背后很高靠近脖子的地方。又將事先別在背后的震動陽具的開關抽出來,開到最大,然后扔到一邊,開關落在床上,這樣母狗就無法將開關關閉了。她只能承受這種自己給自己帶來的無限的痛苦然而又是快樂的過程,直到我回來。

我滿意的看了看,同時打開電腦,將她平時受調教的片子調出來,設置成反複播放,當然也包括剛剛進行的羞辱調教的全過程。我拿出鞭子,狠狠抽了這只賤母狗幾鞭子,“你這個恬不知恥的騷母狗,在這里好好反省吧。臭賤貨!”我出門之前,聽到電腦里的呻吟聲和母狗的嗚嗚的哼叫聲,滿意的關上門,聲音消失了。

下午六點多鍾,我打開了房門,聽到的仍然是出門之前的電腦的的視頻文件中播放的淫聲浪語,但是床上的母狗的呻吟卻是微弱中夾雜著些許哭腔的嗚嗚聲。我走進臥室,看到床單已經皺皺巴巴了,而且在母狗的身下已經濕了很大一片。再看母狗,渾身汗水,並且在不自覺的微微顫抖,頭發淩亂,口水已經將床單浸濕了很大一片,雙眼迷離,不知道經過了幾次高潮。看到我進來,只是用茫然的眼神看著我,雙眼呆滯,淚流滿面。

看到母狗充滿哀求的眼光,我不禁有些心軟,但是不行,沒有嚴格的調教,怎麽能出合格的女奴呢?再說,母狗的這副慘樣不一定就代表她痛苦,說不定這正是她夢寐以求的呢^_^.

我用手插入母狗的胯下,再抽出來,果然,滿手都是粘稠的液體,床單也濕了很大一片。我把手上的黏液塗抹在她的臉上,笑著說:“你這個騷貨,原來你在這里如此享受啊。”她的臉居然騰的紅了,如果不是口塞球的牽拉,她的臉要埋到胸前了。

“果然沒錯,你真是個下賤的受虐狂,一個無恥下流的變態的,連下等妓女都不如的賤屄母狗!!”我忽然又來了興致,抄起皮鞭狠狠的又抽了她一頓,一天的絲毫不能移動的捆綁和不斷的高潮已經把她折磨的筋疲力盡了,但是對于主人的鞭打還是很有反應的,她喉嚨里發出的低沈的呻吟聲,表明她在痛苦中的隱隱極度的快感和享受。

鞭打完母狗后,我把她解開,除去了狗環兒以外的所有束縛,她像一攤爛泥般攤在床上,一動不能動,只有喘氣的份兒,但眼神中卻分明是某種滿足和期待的目光。我沒理她,去洗澡。等我洗完澡出來,看到母狗已經在床上睡著了。也是,一天的艱難調教,體力消耗太大。

我拿了條毯子給她蓋上。她的嘴角還帶著笑意,仿佛還沈浸在受虐的快樂之中。我關了燈,出了臥室。

我自己做了些東西吃,又給母狗留了些在她的狗食盆里,然后躺在沙發上看電視,不知不覺睡著了。

睡夢中一股溫暖濕潤的感覺將我從睡夢中喚醒,同時一種前所未有的舒服的快感從下腹部緩緩但是有力的傳上來。

我睜眼一看,原來是母狗正在爲我吮吸呢。她已經洗完了澡,重新化了狀,光鮮亮麗的跪在那里。她的身上依然有比較清晰的繩索的捆綁的痕迹。

看到我睜開眼睛,一邊用手上下套弄我已經挺直堅硬的JJ,一邊笑著說:“請主人好好休息,賤母狗來爲主人放松。”說著又低下頭去嘬著。

我看著她雪白粉嫩帶著繩痕的裸體,濕漉漉的頭發,秀美的臉龐,鮮紅性感的嘴唇在一上一下的吞吃我的JJ. 我再也躺不住了,猛然間坐起,抱住她的頭,夾在兩腿中間,我的JJ在她的嘴里橫沖直撞,聞著她身上散發出來的混合著淡淡浴液的體香,感覺到她的溫暖的舌頭的軟軟的纏繞在我的龜頭上,我再也忍不住了,精液狂瀉如注……母狗大口大口吞咽著我的精液……嘴角流出些白色的液體,她用手指抹進嘴里,閉上眼睛盡情的回味著……

我躺在沙發上,拍拍沙發,母狗乖乖的爬過來向我叩頭,嘴里說:“主人好,賤母狗聽從主人吩咐。”

我抬起手,叭叭叭叭抽了她四個耳光,她身體踉跄著,“主人饒命!母狗錯了!”她驚恐的說。

“這是對你的獎賞啊,因爲你爲主人服務的很好,我會好好的犒勞你的。”

她滿臉歡喜的連連磕頭說到:“謝謝主人的誇獎,母狗領會錯了,母狗應該受罰,請主人重重責罰母狗。”

我用手捏著她的下巴,“寶貝兒,你以前是個多麽高傲,清高,極其淑女的一個溫文爾雅的女孩兒,怎麽現在變成這個樣子了呢?變成了一條下賤的母狗,一個人人唾棄的最下等的妓女,甚至比妓女都不如,你如此沒有羞恥感,如此下流,這樣淫蕩,你還像是一個女孩兒麽?你自己說說,你爲什麽會這樣的變態,喜歡自虐和受虐,喜歡被捆綁,被鞭子抽打,被灌腸,迫切的希望被K 屄,想要被輪奸,讓男人的精液保住你的全身,浸透你的心靈,被抽耳光使你更加高興,被鞭打讓你很興奮,像條母狗一樣舔我的腳,肛門,喝我的尿,對,喝我的尿,這點你比母狗還要下賤,比母畜牲還要下等,如此的沒有廉恥,你的美麗的誘人的身體里面藏著一顆犯賤,變態,下賤和不知道什麽是羞恥的心。”

母狗的臉隨著我的羞辱變得通紅,胸脯劇烈的起伏,喘息聲加重,頭深深的低下,喃喃的哀求:“主人,求你別再說母狗了,我已經……羞恥死了,我……我……怎麽會變得如此模樣啊……嗚嗚……”

我羞辱完了我的母狗,看到她滿臉通紅的低頭跪在那里,感到一陣快意。我將她一腳踹翻在地上,用腳踩踏她的胯下,腳趾頭探進她的爛屄里,她本能的抬起身體,雙手想要阻止,但看到我嚴厲的眼神,又躺在地上,雙手攤開,臉扭到一旁,不時輕聲哼著。我的腳上不一會兒就沾滿了她陰道里的分泌物。

“臭母狗!把臉轉過來。”聽到我的命令,她轉過臉,我把腳踩在她的臉上,肆意踐踏著,她嗚嗚的哼著,不敢反抗。我把腳上的汗液,汙物和從她爛屄里沾上的淫水兒的混合物塗慢她的臉,腳趾頭伸進她的嘴里,讓她舔干淨。

“你這個淫賤的騷屄,這是主人我對你的獎賞,還不謝謝主人。”

經過這一番折騰,她已經意亂神迷,性欲泛濫了。連忙爬起來,跪在地上,向我不斷的磕頭,“謝謝主人的調教,謝謝主人對我如此的侮辱和糟蹋,這一切使我這條賤母狗更加淫賤和下流了。希望主人更進一步的折磨母狗,我渴望主人的更加嚴厲和殘酷的虐待。”

我輕蔑的說:“你這個不知羞恥的臭騷屄賤貨!居然如此的享受。我會滿足你的,不過我現在我餓了,你去給主人做飯。”

“是,母狗遵命。”說著就要起身去廚房。

剛站起來,我拿起鞭子“啪啪……”的狠狠抽在她的身上。

“啊!!啊!!主人,我……我……又做錯什麽了?讓主人生氣?”

我低沈聲音說:“你是女奴,你是我的母狗,母狗的裝束還沒有穿就想走?你要時時刻刻記住,你是我的賤女奴,我的賤母狗,你是一頭無恥的下賤的母畜牲,你要自覺的穿上母狗的裝束,主人在的時候要主動請求主人給你穿上母狗的裝束,這才能體現出你下賤無恥的本性,知道麽?”說完,我又抽了她幾鞭子。

“啊!!啊!!!嗚嗚……主人,我……母狗知道。下賤的母狗請求主人給我穿上母狗的裝束。”

我開始裝束她,和昨天一樣,全身龜甲縛,繩索緊緊勒進肉里,胸前,腹部,背后的菱形繩索好像是張在她的身上一樣,昨天的繩痕已經重新被掩蓋了,比昨天還要緊,震動陽具和肛門栓也被繩結深勒進陰道和肛門里,而且最后連繩索也已經看不見了。她的呼吸已經有些困難了,急促的喘著氣。我又給她戴上手銬,腳鐐戴上口塞球,在背后緊緊勒住,和背后的繩子系成死扣。母狗的頭又不能自由移動了,只能向上抬著。

“去吧,你要在日常的一切活動中時時刻刻體會被虐的感覺,以便你能在內心深處真正意識到你是一條狗,一條下賤的母狗!”她這次還算可以,艱難的跪在我面前,在全身繩索的緊縛中更加艱難的向我磕頭,口中發出含混不清的嗚嗚聲,球中的小孔中,口水早已是止不住的流出來。她艱難的呼吸真,站起身來,一小步一小步的朝廚房挪去。這頓飯做了很長時間,廚房中傳出的杯碗碰撞聲中夾雜著母狗的呻吟,聲音很大。做好后,她來到我身前,跪下,沖我磕頭,嗚嗚的說著什麽。我把她的手銬從身體上分開,使她可以在地上爬。我牽著她的狗環的鏈子,走向飯桌。

我把鏈子扣在桌子腿上。我讓母狗躺在地上,我把腳鐐打開一個,將飯倒在她專用的狗食盆里,然后分開母狗的雙腿,高高抬起,將震動陽具的開關開到最大,同時用手擠壓著她的陰部。母狗的身體劇烈一震,喉嚨里發出陣陣母獸發情般的嚎叫。她的陰部開始流出水兒,和先前流出的騷水兒混在一起流下來。我用狗食盆接著,一會兒就很多了,將盆底的飯都給浸沒了。我關掉開關。母狗已經癱軟在地上了。我把她拉起來,讓她跪在地上,把盆放在她面前,解開口塞球,母狗的口水像決堤一樣流出來,流進了盆里。我又掏出JJ,早已發脹的JJ插進母狗的嘴里,仿佛打了一針興奮劑,她來了精神,反複套弄,舔食,不一會兒就射在她的嘴里,“不要咽,吐到盆里!”

她照做了,白色的精液蓋滿了飯的頂部。我在她臉上擦干經JJ后,又插了進去,她含著,疑惑的看著我,但又不敢問。我的尿出來了,“飯前飲料,喝下去!”

她痛苦的吞咽著,臉上淚水橫流。感覺快完了,我拔出來,將剩余的尿液尿進了狗食盆里。我拿一根筷子攪動著盆里的東西,里面是飯菜和母狗的騷水兒、口水、我的精液、尿液的混合物。我攪拌好了以后,說:“乖乖母狗,吃吧,這是你的美味,你最喜歡的。”母狗開始有些遲疑,但隨即開始吃起來,像條真正的母狗那樣,跪在地上,從專用的狗食盆里舔食著盆里的混合物,而且越吃越香,還時不時的抬起頭對我說:“謝謝主人!”由于繩索的緊勒,她邊吃邊喘著粗氣,飯粒也噴到了地上。不一會兒就把盆里舔吃的干干淨淨,地上的飯粒也一一舔淨。

吃完飯,命令母狗收拾完,並且簡單的沖了個澡。這時天已經黑下來了。該帶母狗出去溜了。照例是把她身上緊緊的捆綁,由于要出去走動,所以繩子沒有太緊,鐐銬的距離也留出了足夠的的長度,只是有束縛感就行了,畢竟出去是以羞辱爲重點的,當然,高跟鞋,絲襪,口塞球和震動陽具是不能少的,震動陽具被通過胯下的兩股繩索緊緊夾住根部,使其不能滑出。“走吧,小母狗,該出去散步了。”

在我爲她準備的時候,她已經預感到了什麽,眼中露出恐懼的神情。這時,她趴在地上,口里嗚嗚的呻吟,拼命搖頭,口水四下飛濺。我把狗練拉得筆直,她還是不肯動。眼里的神情更是哀求和恐懼。

我一狠心,拿出鞭子在她的屁股上狠狠抽了兩下,“啪啪”,“賤貨,快走!”她嗷嗷叫了兩聲,害怕了。無奈的隨著我走出屋外,眼里的淚水不住掉下來。

我們來到了屋外的空地上,遠處是公路,不時的有汽車飛馳而過。我拉著她向公路走去。一路上,她總是遲疑不決,最后終于在皮鞭的召喚下,來到了公路邊上。路燈將這一片地面照得通亮。母狗的淫賤模樣在燈光下一覽無余。由于天已經晚了,公路有比較偏僻,路上的車不多。我向左右看了看,兩側遠處沒有車,我讓母狗頭靠在電線杆上,盡量叉開雙腿,腳鐐和膝銬的鏈子崩的直直的,“低下頭,看著你的騷逼,不準扭頭,照著紙上的話大聲念出來!”我把一張紙貼在她的大腿山,讓她能在路燈光下看清楚,松開口塞球的綁帶,使球落在脖子附近。我則轉身隱沒在周圍的黑暗中……

于是,一幕讓人瞠目結舌的畫面出現了……

在一片濃密的黑暗中,有一盞明亮的路燈,燈光下,一個赤身裸體的女孩兒,身上被一道道淫靡的麻繩緊緊捆綁,繩索由于身體的彎曲,深深勒緊了肉里,兩個圓滾滾的乳房受到繩索的擠壓泛著明亮的光澤;臉由于屈辱而通紅,眼里噙著淚水,嘴里的口塞球雖然不在了,但口水仍不時的流出來,拉成長長的銀絲,滴在胸部,染濕了一大片的胸脯;脖子上帶著狗的項圈兒,鏈條搭在旁邊的地上,閃著銀光;她的手腳戴著亮晶晶的手銬腳鐐,泛著冰冷的金屬光澤;而她叉開的雙腿中間,是她最隱秘的部位,現在完全暴露在一片明亮的燈光下,在一片濃密的黑色陰毛中,一個大大的柱狀物體,在瘋狂的旋轉,並且一進一出的蠕動,在她的下身大地上,已經積了一小灘液體,從陰道里流出的淫液除了滴到地上,還流到了屁眼兒,陰毛周圍也是亮晶晶的一片……

我在黑暗中發出命令,“快念吧,要念清楚,聲音要大,如果重來的話,就耽誤時間,那我就不能保證是否會有車過來了。呵呵……”

母狗的身子微微一震,馬上大聲念出紙上的內容:“我XXX 是一條母狗,是一只淫蕩的賤母狗,天下最無恥的騷……騷逼……母狗……嗚嗚……我的……的……臭騷逼是最肮髒的賤逼,嗚嗚……天生是被主人玩弄,被主人K 的,如果主人願意,天下所有的男人,都可以來……來……K ……我……嗚嗚……來玩弄我的臭逼,看,嗚嗚……你們來看……我……我的兩腿之間……嗚嗚……啊……我不念了,求主人饒命,我作甚馬都行……嗚嗚嗚無……”

我在黑暗中低沈著聲音說:“我就要你現在念完。”

她徹底絕望了,只好繼續念道:“看……看……我的兩腿間是我的……我的……賤逼,是……我的……騷逼……臭逼……還在流著腥騷惡臭的黏液,啊啊……嗚嗚……那是……是……是我……的……淫液……是……是我……下賤……和……和……淫蕩的……的象征……我是……是……沒有任何廉恥的,不知道什麽是……羞恥的……淫蕩的……下……下賤的母狗,母……母畜生。這就是我,XXX,我不是……人……是……是……是一條無恥,下流,下賤,淫蕩的,肮髒的……母狗,母……畜生……嗚嗚嗚……主人,念……念完了……啊啊啊啊……嗚嗚嗚……”

靜靜的夜空中回蕩著母狗的自我宣言。我出來,收起紙張重新給她戴上口塞球。這時,公路的遠端,隱隱約約有一點微弱的亮光在移近。

“遠處有車來了,快,快爬過公路。”我命令到。母狗這時再也沒有懇求的意圖,迅速的翻過身,朝公路對面爬去,我幾個健步跑到對面。但是母狗就不行了。她無法站起身,手腳的鐐銬被一根很短的鏈子連在一起,就算是沒有鏈條,她的奴性和受虐的心態也不會允許她直起身子,何況還有她的主人在呢。她四肢交替的,迅速向對面爬行,但受到鐐銬和鏈條距離的限制,幅度不是很大,速度自然快不起來。遠處的燈光越來越進,母狗爬行的速度也愈來愈快,叮當叮當的聲音不絕于耳,同時母狗在喘著粗氣,淫水兒和口水在路面拉成一道直線……燈光越來越近,但母狗離對面還有距離,眼看汽車的遠光燈就要照到她了。情急之間,她翻身向前滾去,一陣叮當亂響,她縱身滾進了前面的排水溝里……汽車的燈光照到了母狗剛才所在的路面,燈光駛近,汽車呼嘯而過,消失在遠處的黑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