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男友的老闆強暴

莉安是某國立大學研究所學生,與男朋友小齊交往了三年多,小齊五專畢業後就沒有繼續深造了,現在剛退伍,整天無所事事。

阿強是小齊在軍中認識的同袍,兩個人屬於同一連隊,在當兵的時候,他們倆感情就不錯,現在退伍後也常常有聯絡,阿強雖然年紀比較小,但自從國中時代開始就在道上打混,小小年紀已經累積了不少傷害前科,他從國中時代就跟了熊哥,現在當完兵一樣回到熊哥身邊做事,目前在熊哥的酒店內擔任圍事,阿強知道小齊現在沒有工作,當兵時跟他感情又不錯,所以就推薦小齊到熊哥身邊幫忙。

熊哥在自家酒店的樓上有隔一些房間當做員工宿舍,方便一些貼身的小弟住在裡面,以防有任何突發事件,要招集人手比較迅速,當然這當中也住著部分的酒店公主在其中,這些小弟和公主們同住一個樓層,當然偶爾晚上也會互相有肉體上的交流,阿強在這環境中久了,早已練就了金槍不倒的本領。

初次住進來的小齊,還不太能適應這種生活。

這天莉安來到小齊的宿舍過夜,才晚上七點多,就聽見隔壁房間傳來兩男一女的叫床聲,莉安很不能接受小齊在這種環境之中工作,更何況還住在這。

於是兩人大吵了一架之後,莉安就氣沖沖的快速走出去,小齊也緊接著跟在後面不斷的安慰她,兩人出了酒店的大門,正好愈到了熊哥。

小齊向熊哥問好之後,說:「熊哥,歹勢,我有點私事去解決一下,待會再跟您請罪」

小齊說完後馬上追了出去。

熊哥問在一旁的阿強:「剛剛那女的是誰?」

阿強:「小齊伊妻辣」

熊哥:「生的真不錯」

阿強:「對阿,小齊艷福不淺,在外面混還可以找到那麼有氣質的大學美女」

熊哥:「還是學生?」

阿強:「好像還在念研究所,國立的樣子」

熊哥:「這麼好本事,難怪小齊看起來這麼虛弱,原來都給那妻辣吸乾了」

阿強:「對喔,有可能」

阿強跟熊哥兩個在一旁大笑著。

熊哥:「小齊妻辣看起來真惹人疼惜,讓我插一次一定讓她生不如死」

阿強:「熊哥沙場老將,我們這些做小弟的哪比得上」

熊哥:「阿強,那麼會說話,想不想幹幹她,熊哥讓你靠」

阿強:「熊哥你說笑吧,那是小齊的妻辣唉」

熊哥:「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聽過沒,你去安排一下」

阿強:「這樣好嗎?」

熊哥:「小齊才跟我多久,我讓他吃香喝辣,還讓他跟你們平起平坐,現在借他妻辣給我們退退火而已,又不是要把她吞了」

阿強:「這麼說是沒錯」

熊哥:「快去計劃一下,我等不及想試試大學女生的滋味,這氣味一定跟我們酒店差很多!」

某一天下午,阿強將小齊的手機偷走,小齊完全沒有發現,因為阿強對小齊說,晚上酒店有一個新進的小姐,要讓小齊試試滋味如何,小齊很興奮的期待晚上,可以操操阿強所說的美女,完全忘記莉安的存在,也都忘記要打電話給莉安,所以始終沒有發現自己的手機掉了。

阿強將小齊的手機拿走之後,傳了一封簡訊給小齊的女朋友莉安,「老婆,晚上我們要辦生日派對,大家要在飯店慶祝,我要做一些準備工作,我請阿強去接妳下課,晚上大家一起慶祝」

莉安回了一封訊息:「嗯,好,老公晚上見」

莉安是某國立大學研究所的學生,她的體態高又苗窕,人又長的漂亮,除了擁有167公分、47公斤好身材之外,莉安也散發著與眾不同氣質,她在學校裡大受歡迎,多少追求者愛慕者在路上搭訕,她都始終不理。

她講話輕聲細語,楚楚動人,甚至還有學校的講師曾經跟她告白過。

因為平時都在唸書,沒什麼機會體驗其他生活,而小齊卻可以帶給她不一樣的歡樂,所以當初她選擇了小齊當男朋友。

晚上阿強接到莉安之後,馬上把他送到飯店去,莉安此時還不知道自己即將大難臨頭,她並不知道她所收到的那封簡訊,其實是阿強要將她騙出來的一個陰謀而以,所以莉安放心的跟著阿強來到了飯店。

莉安到了房門口,看見了五六個身穿黑衣的男子,心裡不競有點害怕,阿強見狀對莉安說:「嫂子,放心啦,他們都不是壞人,我們全都是小齊的朋友」

莉安點點頭往房間內走,阿強開口:「熊哥,人我給您帶來了,您請慢用」

莉安完全不清楚情況,莉安:「小齊不是跟我說要辦派對嘛?他人呢?」

阿強奸笑著拿出了小齊的手機,阿強:「妳是說這封訊息嗎?」

莉安:「小齊手機怎麼在你這?訊息是你傳的?」

阿強:「訊息我傳的,要辦派對是真的,只是我們要辦的不是生日派對,我們想和妳來辦個性愛派對」

莉安想往外跑,但被阿強一把抓住丟到了沙發上,阿強:「熊哥,我先出去了,有什麼吩咐我就在門外」

熊哥:「阿強你這次做得不錯,等我先爽爽這小妞再給你好好獎勵一番」

熊哥才165公分,但體重卻108公斤,一臉橫肉,身上都是刺青和刀疤,還有滿滿的贅肉,他只穿了條四角褲走到了莉安的面前。

莉安167公分才47公斤,熊哥比她還矮,但是體重卻是他的兩倍,而又是一名43歲的中年男子,莉安心裡害怕極了。莉安穿著一條短裙加上短袖上衣,整個人縮在沙發上,莉安的那兩條美腿看得熊哥心裡發癢,莉安:「你想幹嘛?不要過來」

熊哥:「小齊這小子的艷福真不淺,有如此貌美的妻仔」

莉安:「熊哥,不要這樣…」

熊哥:「小妹妹,讓叔叔退退火就放妳回去,不要反抗,我會很溫柔的」

莉安哭著求熊哥放過她,熊哥哪管那麼多,他現在只想將自己漲到不行的大肉棒,塞進眼前這女孩體內,跟她進行男女間最親密的交合,熊哥將莉安的短裙扯下,雖然莉安極力的反抗,但她哪是眼前這被性慾沖昏頭的野獸對手。

熊哥:「好白呀,大學女生就是不一樣,待會叔叔讓妳嚐嚐我入珠屌的威力」

莉安:「啊~~放開我~~不要這樣~~」

莉安奮力的反抗著,眼前這男人讓她心裡極為噁心,她不想這種人碰到她的身體,更別說要跟她做愛了。

莉安的反抗惹的熊哥的火氣都上來了,他用力的打了莉安一巴掌,熊哥:「X你娘,臭婊子,妳給我熊哥上,是妳的福氣,妳再反抗試試看」

莉安哭著求饒。

熊哥:「妳最好配合一點,等等借用妳身子發洩一下,我爽完就沒事了,惹毛我妳試著」

莉安:「熊哥~~對不起~~不要~~不要這樣~~」

熊哥:「XXX,等等讓我不爽的話,我就叫外面那些小弟進來輪姦妳」

莉安:「不要~~不要~~」

熊哥:「乖乖聽話,妳男朋友小齊在我身邊也會過得比較輕鬆一點」

莉安:「不要啊~~我不想做愛」

熊哥:「為了妳男朋友的前途,妳就好好配合我的需求,妳就只要躺著脫光衣服什麼也不用做,妳男朋友就可以輕輕鬆鬆在我手底下做事」

莉安:「啊啊啊啊啊~~~熊哥~~好痛,輕一點~~~」

熊哥:「爽嗎?」

莉安:「熊哥~不要呀~你沒有帶套~快拔出來」

熊哥:「很難得操到那麼乾淨的女人,我當然不要帶套啊」

莉安:「不可以~這樣會懷孕」

熊哥:「不用帶套的感覺真過癮」

熊哥忽然興奮狂吼:「太棒了,我要通通給妳灌進去……」

最後,莉安整個人無力的癱軟在床上,熊哥:「這一萬塊給妳,妳讓我很滿意,下次記得隨傳隨到」

莉安惡狠狠的看著眼前洩慾後的熊哥,莉安:「賤男人」

熊哥:「臭婊子,我是可以給妳罵的嗎?」

熊哥換好衣服過後走出房間,熊哥:「阿強,你們七個給我好好招待一下這婊子,不用帶套,很乾淨的」

阿強:「謝謝熊哥」

阿強他們隨即進入了房間,阿強:「嫂子,得罪了」

莉安:「阿強不要,我是你兄弟的女朋友」

阿強:「嫂子,老大的命令我不能違抗,我會好好照顧妳的」

莉安:「拜託你們放過我」

阿強:「不要看我年紀比較小,對付姊姊我可是很有經驗的」

熊哥吩咐了七個小弟好好招待莉安之後就先走了,莉安那天晚上被那七個小弟折磨得不成人形,一個射出之後就休息,連續不間斷的接棒使用莉安的肉體發洩,每人少說都操了莉安3~5次,莉安晚上總共被幹了二三十次,每個人都在她身上得到滿足。

隔天一大早,莉安看了手機又有封新訊息,「老婆,我的手機掉了,妳先不要打,這隻電話是我跟朋友借來用的,我晚點在去找妳喔」

莉安無助的看著簡訊…

半年過後,有天小齊很興奮得跟莉安說:「老婆,熊哥人真得太好了,他居然要給我管一間電動場」

莉安冷冷的看著小齊,莉安:「到底什麼時候你才會清醒,為什麼一定要跟這些人來往?」

小齊:「這有什麼不好,我這樣可以賺很多錢,可以養妳」

莉安生氣的說:「是,是,是,你老大人最好了,你那些都是真心兄弟」

小齊:「莉安妳怎麼了?」

莉安哭著說:「你知不知道,上次你手機掉了,其實是被偷走了,你老大跟你那些兄弟,把我騙了出去,然後每個人輪姦我」

「這半年來,你常常被派到南部去支援,剩我一個人在這,你老大熊哥就每天要我去陪他過夜,你知不知道為什麼我每次都一定要叫你帶保險套嗎?」

因為你兄弟他們在幹我的時候,每個人都不帶套,又都射在我的身體裡面,你想想這麼多複雜的人上過我,我自己都不知道有沒有病會傳給你,我真得很愛你,你可不可以不要再混黑社會了?

小齊不可置信的整個人跌坐在地上。

「這半年來,他們趁你不在就常常強暴我,他們說我配合一點,你才會過得比較順利,但我已經不想在這樣下去了,你如果繼續跟他們混,那是不是以後我都還要常常被別人姦淫?」

你可以忍受我給那麼多男人操嗎?不要再執迷不悟了…

我已經為了他們墮過兩次胎了,最可笑的是,我完全不知道誰是孩子的爸,可能是你大哥,可能是阿強,也有可能是你的小弟,但我確定,一定不是你的,因為只有你有帶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