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好喜歡SM遊戲

我好喜歡SM遊戲(第一集)

我每天都把我老公綁起來折磨他(愛的折磨,吸他、舔他,輕輕的用內褲鞭打他)。

在他高潮的那一瞬間,我會使勁的吸吮他的頭頭,直到他舒服的暈過去。

有時候我會把他上半身綁在餐桌上,兩腳固定在兩隻桌腳,當我用舌尖攻擊他那後面炙熱的洞洞時,他那顫慄的身軀,期盼的眼神,無助的呻吟,不斷的激發我折磨他的慾火。

一根中指不斷的進出他那緊繃的熱洞,接著加入食指,無名指,另外一手握住他那脹的像鐵棍般的弟弟,一手不斷的前後抽插,一手再再的上下聳動。  他嘴裡雖然被我用皮帶綁著,仍然可以聽到那興奮的、痛苦的「啊啊……嗯
嗯……」

隱隱約約的,還可以聽得到「哦……好舒服……快……快整我……好妹妹。」

就在我感覺到弟弟開始顫抖的那一瞬間,我停止了一切的動作,迅速的解開了他嘴上的皮帶,只見他全身緊繃…顫慄…嘴裡發出哀號…突然間地球好像停止轉動了,只剩下弟弟不斷的抖動。

我沒有讓他達到高潮。

還不是時候!我享受著他呻吟時帶給我的快感,我高潮了,我好愛聽他被我折磨時發出的呻吟,每每我會被他那性感的叫聲而帶來高潮。

我讓他得到高潮的快感,射精?還早了……

我好喜歡SM遊戲(第二集)

他直挺挺的弟弟,不斷的跳動,充血的頭頭紅的像一顆珍果,還滲出透明濃鬱的汁液。

我忍不住跪在桌下,先輕舔著他因為衝動而往上提升的蛋蛋,不住的用舌尖打轉。

他的呻吟再次提高了許多︰「……Oh……Ye……」

別急,才剛開始,我知道他的激情點在那裡,我開始將舌頭移到他抽搐的後庭口,一面輕輕的抖動,一面沿著他中間那條「燒線」

經過蛋蛋一直到頭頭的洞口為止,一次再一次的。

「Oh!God……好舒服……」

突然之間,當我舌尖移到他滴落著汁液的頭頭時,我出其不意的含住他的頭頭用力吸吮,他被這突如其來的攻擊,刺激的大聲哀號著,但是很快的就轉成興奮、舒暢、快樂的「Oh…Ye…Oh…Ye…」

因為我在短暫使命的吸吮之後,開始將他暴漲的寶貝整根套進了我的嘴裡,我時兒快速的套弄,時而含住頭頭吸吮,他衝動的開始配合我套弄的動作,擺動著他有力有結實的臀部,除了那令人銷魂的叫聲外,由臀部的悸動你更可以感覺到他的舒暢。

接著,我發揮了最極至的嘴上功夫……我一次將他的寶貝套到底,停在那,不再繼續套動,他的呻吟聲突然轉低,「???????……」

轉成一種難以形容的聲音,一種延綿不斷的快慰的聲音︰「啊……啊……」

原來我用我的溫柔又富彈性的喉嚨,一下下的夾著他的頭頭。

我連續不斷的夾,他就延綿不斷的發出啊……啊……快慰的聲音。

猛然間,我感覺到他的蛋蛋快速的提升,寶貝急速的開始跳動,我毫不猶疑的鬆開嘴將他的寶貝從我嘴中退出。

只見他的臀部不斷的緊繃……顫慄……嘴裡再次的發出呻吟……弟弟不停的上下抖動。

我沒有讓他達到高潮。

還不是時候!我享受著他呻吟時帶給我的快感。

他再一次的得到高潮,享受著高潮的快感。

射精?下次再說……

我好喜歡SM遊戲(第三集)

我解開了把他綁在餐桌的繩子,兩人回到臥室。

命令他站在床尾。

在臥室裡,我們有一張他自己親手設計製作的床,床的高度剛好符合我倆的「人體工學」,型式很像公主床,兩頭有著高約兩米的架子,整張床都是4x2的實木材料做的。

連接的地方他都是用機械螺絲固定,當然該有掛鉤的地方絕計是不會少的。

我將他兩手吊在床架上端,接著再將他兩腳縛上繩子,固定在兩邊的床腳上使力拉緊,他整個人頓時成了個「太」字型被固定在床架上。

不!還不夠固定,為了不讓他待會晃動他那結實的臀部,我再加上一條皮帶將他的腰部也固定在床上。

「哥哥,想嗎?想要全方位服務的嗎?」

他點點頭。

我從抽屜裡拿出了一串珍珠項鍊,抹了點嬰兒油,走到他身邊,先輕輕含著他的寶貝,慢慢吸吮著。

突然我將珍珠項鍊塞進了他的後庭,這突如其來的攻擊,讓他「啊……啊……」的叫著︰「妹妹,好刺激!!!!!!!」

我將一長串的珍珠,一粒粒的塞入他的體內,他舒服的不斷的嘶喊著︰「Oh……Oh……妹妹,好舒服!天啊……Oh……好舒服……」

一串特製的珍珠終於全部塞到只剩下一段線頭,他興奮的寶貝暴漲著,汁液不斷的從抖動的寶貝頭頭往下滴落……突然,我揚起我手中的繩鞭朝他身上抽下去,只聽他隨著我鞭子快速的揮打,不斷的顫動,口中「啊……」聲不斷……我拿下他的眼罩,開始舔著他的頭頭,舌尖不斷的繞著他那漲紅的頭頭轉,不斷的轉……「Oh……Ye……Oh……Oh……寶貝,快!哥哥想出來了,快……」

我隨著他的指示,猛然將他的寶貝整個送進我嘴裡,不斷的前後套弄著,他舒服的浪叫不斷︰「Oh……Oh…」

我知道是時候了,我開始慢慢的抽出了他體內的項鍊,隨著後庭不斷的受到抽出項鍊的磨擦、刺激,他「Oh……」的叫聲延續的越來越長,我抽項鍊的速度越來越快,就在我猛然抽出所有的項鍊的同時,我用力的用我的喉嚨頂住他的頭頭,只聽他延續不斷的發出「啊∼∼∼∼……」的舒爽的叫聲。

他射了,積壓了一下午的慾火,毫不保留的射進了我的喉嚨,炙熱的精液綿綿不斷的射出,我配合他頭頭的蠕動,一再的用我的喉嚨擠壓他,他的高潮也因此延續的更長。

我吞下了所有的精液,整個頭頭頂緊我的喉嚨不吞才難。

他停止了叫聲,我站了起來,親吻著他︰「你好棒!老公。」

我們相對微笑著。

解開了他手腳上的繩子及腰間的皮帶,我們相擁的躺到床上。相互輕撫著。

我好喜歡SM遊戲(第四集)

終於他洗完澡從浴室出來,「怎麼不開燈?」

他一面問著一面把臥室的燈打開。

當他看見我坐在沙發上手上拿著鞭子,以及床上的各種裝備及器具時,他眼中頓時閃過一絲興奮的光芒。

「把腕帶跟腳踝帶戴上,在床尾站好!」

我用冷酷的聲音命令著他。

他站到床邊依令戴好了特殊製作的旁邊附有鐵環的腕帶跟腳踝帶,那是待會吊起他時要用的。

「把右腳扣在床腳上!」

他依我命令扣好,我走到他面前,輕吻著他透著香氣結實的胸部,一面將他的左手拉起扣在床尾上端的掛鉤上,同時要他把左腳橫跨過床尾,放在床上。

我吸吮著他的乳頭,他胸部的起伏隨著呼吸漸漸的加快著。

「你知道今天是甚麼樣的戲碼嗎?」

他搖著頭,他只知道雙數的月份是輪到我做主人。

主人決定怎麼玩,誰都不能有異議。

「咱家先來點簡單的!」

他的陽具早已堅挺的將內褲頂到了極點,我蹲下去隔著他的丁字褲輕咬著他的龜頭,他輕哼著︰「噢……」

這是他慣有的舒服的叫聲。

然後我解開他丁字褲的帶子,用兩手拉緊褲子的兩端,來回的磨擦著他的龜頭,時而上、時而下的,那特殊顆粒狀質料的內褲磨的他不斷的發出︰「噢……噢……噢……」的呻吟。

我改成一手握住他那暴漲的陽具,一手用他的褲子包住他的龜頭用力的搓揉著,他再也忍不住的哀叫著︰「啊……啊……」

這是他典型的痛苦的回應。

我並不急著讓他嘗盡痛苦,好戲還在後頭。

我鬆開手,將他的丁字褲一點一點的塞進他的肛門裡,隨著我塞入的動作,他口中不住的發出「啊……啊……」的叫聲,我一直塞到只剩下一條帶子在外面為止。

看到他被折騰成紫紅色的龜頭,我忍不住的用舌頭舔著。

不時的也用口套弄著他的陽具。

他再度的呻吟著︰「噢……噢……」

我站起來,將他的右手放到他的陽具上。

「現在你自己弄一百下,如果百下之後沒有射精,妹妹就讓你今天的第一次射在我妹妹裡面,你可要認真弄,否則鞭子可是不留情的。」

「啪!」的一聲,我一鞭子抽向他︰「還等甚麼?!」

他開始快速的動著,只要速度稍慢,我就一鞭鞭的抽打︰「快!這麼慢不能算,從頭開始!」

就在鞭撻、哀號、呻吟及我的責罵聲中,他少說也套弄了三百下。

我丟下鞭子貼近他身體親吻著他,他的右手探入我那淫水四溢的騷穴,無情的撥弄著,在幾次快速的旋轉之後,他開始磨擦揉撚我的陰核,我激動的叫著︰

「好……好……舒服……快……快……噢……快……快……噢……」

我受不了了,我迅速的解下他的掛鉤,還他自由,他將我抱到床上,兩腳垂在床沿,他跪在地毯上,兩手將我大腿分開,毫不留情的捲動他的舌尖快速的挑逗我的陰核。

我無意識的擺動我的頭,一聲聲「啊……啊……啊……啊……啊……」的嘶叫著。

我仍不忘他是我今天的性奴隸,隨手拿起橡皮管,朝他的背部猛抽打,嘴裡發出吼叫︰「你這個性奴,如果這一次弄我不到三次高潮,看我不鞭爛你的屁股!」

「啊……啊……啊……啊……好……舒服!……快……快……噢……快……快……噢……來了……我……要來……了……」

一陣天旋地轉,我整個人一時間癱在床上,口中不住的哼著。

他沒有忘記我要「三次」

以上的命令,用他強有力的雙手把我兩腳舉起成一個V字型,然後將他那鐵杵毫不保留的塞入我那充滿淫液的騷穴裡,而且一次就頂進了我的花心,我「噢……」了一聲,身體顫慄著,他根本還沒開始正式抽動我就已經第二次高潮了。

他配合我的高潮,強而有力的扭轉著屁股,龜頭就像一支強力的鑽頭,一再的刺激我,延續我的高潮,整個陰道中佈滿酸麻的感覺。

他對我瞭如指掌,寶貝開始在我陰道中抽送著,時而深時而淺,時而疾時而緩。

每當我高亢的時候,他就毫不留情的深而疾的攻擊我。

別說三次,五次、八次都有了。

突然他放慢速度,緊迫的壓著我的花心揉搓,我以為他要來了,誰知道,我的肛門裡竟被他塞入了一根按摩棒,我狂叫著︰「你……啊……啊……」

「主人,你的第三次就要來了。」

他一說完,開始長程飛彈式的往復抽插,速度越來越快、越來越深,也越來越猛。

我再也忍不住了︰「快,我要來了,快給我,跟我一起出來!」

就在這時,他發出長長的「噢………………」

一鼓炙熱的精液強烈的衝擊著我的花心,我隨著他跳動的龜頭帶來的刺激,緊接著也毫無保留的洩了。

就在我開始悸動的瞬間,他將按摩棒開到最強的頻率,我原已經不可收拾的高潮,在這突如其來的衝擊下,我高聲哀號著,沒命的扭動著腰,我的花心發出從未有的吸引力,將他的龜頭狂吸著,他第二次的射在我妹妹裡。

我們兩擁抱著躺下來休息片刻。

這麼快就結束了嗎????

你錯了,讓他一下就射精可不是我折磨他的方法,才開始呢!

我好喜歡SM遊戲(第五集)

我們兩擁抱著躺下來休息片刻。

休息一會後,我命令他兩手張開,成大字形躺在床的下半部,用繩子先將他的右手固定在右邊的床架上,接著,我使勁的拉扯綁在他左手,穿過左邊床架的繩索,他的兩手被我拉扯的力量拉的直直的,一種有如要被肢解的痛楚,引起他
的慘叫︰「啊……」

我稍微放鬆了一點後,他才停止叫喊。

「這一聲叫的我還算滿意。」

我一面說一面將繩索固定在床架上。

然後將他兩腳縛上繩索,分別吊在床頭兩邊的床架上拉緊,頓時他的身體成為一個C字型。

他的背部及頭部貼在床上,而腰部則被腳上的繩索拉起,臀部毫無保留的向著上空,兩腳全然的挺直張開成V字型被拉向床架頂端。

我好喜歡他這種Wide Open的姿式,他完完全全的在我的控制之下。

我尤其喜歡這時候他開放的臀部,我忍不住揮動手上的鞭子,鞭撻著他那光滑圓融的臀部,他隨著我鞭撻的節奏呻吟著,「喔……喔……喔……」的聲音更引發了我折磨他的意念。

我輕舔著他肛門的邊緣,他那洞口的花瓣不斷的蠕動,帶動他丁字褲的帶子跟著振動。

我咬著他的大腿內側,四肢張開被吊在床架上的他掙紮著。

冷不防的,我急速的抽出一段塞在他肛門中的褲子,他被這突如其來的動作刺激的四肢緊繃,口中大叫著︰「啊!……」

我一段一段的抽,他一次一次的緊繃、哀號,他的哀號聲讓我興奮莫名。

我不再猶豫,一次將他肛門裡的內褲全部抽了出來,他幾乎還來不及哀號。

我就迅雷不及掩耳的拿起剛才那支按摩棒,毫不留情的全部塞進了他的肛門,快速的抽插著……當我將震動頻率開到最強,由他的直腸中用力的頂向他陰莖底部時,他快速的扭動他的臀部,無助的「啊……啊……」哀號著。

陽具不住的上下襬動,胸部沾滿了龜頭流出的汁液。

我關掉電源,我不想讓他過於分心。

我將按摩棒留在他身體的深處,接著我貪婪的舔著他的乳頭,他瞬間又由哀號轉成了興奮的呻吟。

就這樣交替的抽插與吮舔,讓他的陰莖一再的充血漲大,比剛才射精前更為堅挺粗壯。

我將兩腳跨到他身上,他毫不遲疑的開始用舌尖舔著我的蜜穴,「ㄡ……」

我輕哼著,逐漸的他開始時而將舌頭探入我的穴內,攪動著,時而在我的陰核上下撥弄著。

我沒命的叫著︰「……快……快……對就是那裡……唉呀!你怎麼又換……哇塞!這裡也好舒服ㄡ……」

他就這樣一上一下,一里一外的替換著,剛才他射在我體內的精液混合著我的淫水已不知流了多少出來。

「啊……」

我突然發出一聲尖叫,我身體內一陣劇烈的引爆,我的陰道強烈的收縮身體不斷的抽,我洩了。

雖然剛才在他舌頭不斷攻擊之下,我已經有幾次高潮的出現,但是這一次卻是火山真正的爆發。

我兩手緊握著他那鐵一樣的陰莖,身體不住的抖動,「啊……啊……ㄡ……哥哥……妹妹來了!」

他放慢了舌頭的速度,變成非常非常緩慢又輕柔的撫弄著我的小穴,讓我延續著快感。

我瘋狂的套動著他的陽具,我要他再跟我一起洩出來,就在我暢快的淫叫之時,他的陰莖也快速的抖動,當他「ㄜ……」聲剛起時,由於我瘋狂的套弄,他完全沒能抵抗的射在我的乳房上。

炙熱的精子頓時讓我清醒過來,我立刻將他整個的陽具放進我的嘴中含著、吸著,還沒有結束!!

我不能讓他的寶貝這麼快就軟下來。

果然他在我喉嚨不斷的夾擊下又恢復了挺硬。

我移到他的身後,在無數次緩插急抽之後我猛然地抽出他後庭的按摩棒,他狂叫了一聲,陽具不停的跳動著,精水從龜頭上不斷的向下滴落。

「你好大的膽子,沒跟我報告就敢射出精來,下面這就是對你的懲罰。」

雖然明明是我瘋狂的套弄,讓他射精的,但是此時我已完全掌握了虐待狂與被虐待狂的性格,主人永遠是對的。

一陣亂鞭毫不留情的抽打在他身上,他整個人隨著我的抽打,拉扯著四根綁緊他的繩索,不斷的擺動著身體,沒命的哀號著︰「啊……啊……啊……」更多的精水源源流出來。

一陣鞭打之後,我說︰「待會你會痛苦的很舒服,不過我不會再那麼容易就讓你射出來。」

我一面說著,一面用一條比鉛筆稍細的橡皮管在他的睪丸上方將他陽具纏繞兩圈。

接著我又告訴他︰「然後我會吃到你高潮,但是不會讓你射在我嘴裡。」

我又把橡皮管交叉移到睪丸下方,再纏繞兩圈,然後打了個結。

「如果你今天沒有叫到我滿意,我不會讓你再射出一滴精液的。」

「今天我沒讓你戴口套,就是要讓你叫得騷一點,知道嗎?」

他點了點頭。

我把剩下約兩尺的管子,全部塞進他的肛門中,他呻吟著……我用鞭子時而輕輕的在他的大腿內側來回的移動著,時而由他的肛門到陰莖來回刷著。

他舒服的哼著︰「噢……」

忽然我手中的鞭子冷不防的用力朝他臀部抽落,他急速的收縮著肛門,橡皮管受到擠壓,拉扯著他的陰莖前後的晃動,他痛苦的「啊……啊……啊……」的叫聲不斷。

被橡皮管繃緊的睪丸成為深紅色,閃閃發光,我當然不會放過它,我先用手輕輕的撫摸它,接著,我用熱燙的舌頭開始一下下的舔著他的睪丸,一圈圈的打轉。

他用舒暢的聲音回應著︰「噢……妹妹……ㄡ……好舒服……」

我將他那指向他身體的大傢夥扳成朝上的位置,用手握住,套動了幾下,接著,開始由下而上的舔著,偶而用舌尖挑弄著他的肛門。

最後,我開始攻擊他的龜頭。

由於剛才他服侍的我非常舒服,我也變的更亢奮,我使勁的吸著他的龜頭,不時的擺動我的頭部,使他的龜頭受到殘酷的磨擦,他既興奮又痛苦的求饒︰「……好刺激……啊…受不了了……求求你……停一下……,ㄡ……快……快一點,好舒服……ㄡ……God……」

我一面用口套弄他的陰莖,一面用舌頭使力的磨擦他的龜頭。

另一方面,我一手緊握住他的陽具上下套動,同時用另一手的指頭插進他的直腸中轉動著。

噢……不要說他被我今天特有的興奮給整的死去活來,聲嘶力竭,連我自己都一再的用我的腳不斷的磨擦我的妹妹。

太刺激了……「你……你今天……噢……要把我……啊……才肯罷休????」

我並沒有回答他,回答他的是我突然揮動的鞭子,「啊……啊……啊……」

他隨著我鞭子的揮動哀號著……我要讓他快點高潮,我急著享受他那種特殊的痛苦而快樂的哀號。

因為他的陰莖根部及睪丸底部,都被橡皮管纏緊,所以即使高潮,精子也無法射出來,而後續的精子不斷的衝出擠壓,暴漲的輸精管會讓他痛苦難當,可是在這同時又夾雜著高潮的快感,這種高潮真是一種難以形容的痛苦的快樂。

這種動作可不能常做,好在剛才他已經射精了一次,留下的精子已經不多,痛苦或許可以減少一些。

不過從三天前,我就不斷的開始補充他的造精能力,就是要好好的在今天折磨他,既然該綁的都綁了,就要好好的折磨個夠,以報答他今天讓我一爽再爽之恩。

我放下了鞭子,重新用我手緊握住他的陽具上下套動,又一面用舌頭使力的繞著他的龜頭打轉,使勁的磨擦他的龜頭及陰莖溝,偶而也用口套弄他的陰莖。

突然他臉上閃過一個特殊的表情……身體整個向上挺升……嘴裡發出那種特有的興奮的「ㄛ……ㄛ……」聲。

我知道他要來了,我開始毫不留情的用我的左手緊密的上下套動他的陽具,另一手拿起鞭子不停的抽打他。

「趕快給我爽出來,給我騷點叫!」

他毫無反抗能力的「ㄛ……ㄛ……」叫著,終於他那堅挺的寶貝開始在我手中跳動著,「ㄛ……與啊……」聲交互著,陽具在我手中快速的一漲一縮,一漲一縮,我丟下了手中的鞭子,迅速的將手指頭插進他的直腸中轉動著。

「噢……」

我一面握緊他的陰莖,一面用手指在他的洞裡壓迫著接近陰莖底端的地方並且不斷的使力揉搓。

「我來了……」

接著舒服的「噢……」

以及痛苦的「啊……」聲不斷的隨著他陽具的跳動交替著。

由於我在他洞裡的揉搓,他的高潮延續了一段相當長的時間。

經過痛苦與舒暢的交戰之後,他虛弱的哼著,「……噢……」聲越來越弱……他寶貝的跳動也逐漸慢了下來,挺直的身體也癱軟了。

就這樣就結束了嗎?NO!這才是小試身手而已。

我好喜歡SM遊戲(第六集)

我解開了床架上吊著他雙腳的繩子,改把它固定在床尾,頓時之間他又變成一個大字行被縛在床上。

我們的習慣,他出差超過一星期,回家的第一個週末,出不出精無所謂,但是至少要讓我折磨他高潮到六次以上。

所以每次他出差回家後,我都會連續給他準備一些可口的貝類海鮮,累積他的賀爾蒙。

不過憑心而論,他的精力實在很旺盛,精子的製造速度也極快,我們不時的砍伐,他都四十多歲的人了,仍然經常噴的我滿身滿臉的。

這次他應邀回台灣去演講,一去就是十天,當然要被我折騰到過癮才行。

何況我是有計劃的,所以除了星期二晚上他回來的當天,我們舒爽一下之外,我就將他的精力留到今天,確確實實的享受一下性虐待的樂趣。

我輕吸著他的乳頭,時而輕輕的用牙咬住向上拉扯,直到他自己彈回去,他的呼吸聲逐漸加重,彷彿在期待著甚麼。

我並沒有讓他失望,猛然我用足了力氣,大口的吸吮著他的乳房,那突如其來的刺激與痛苦,讓他整個人向上彈起,被縛的手腳將繩索拉的直出聲,他口中發出長長的嘶叫︰「啊……」

我放鬆了吸力,他的人也「砰」的一聲落回床上。

我頓時覺得好興奮,自從他教我如何玩SM之後,我開始體會他的叫聲裡所韻含的快感,興奮,滿足,與被折磨的期盼。

也只有這樣,我才知道甚麼時候該停止,如何才能控制的輕重如宜,隨著他的叫聲裡所韻含的快感、興奮、滿足,與被折磨的期盼,我享受了以前從未有的性愛滿足。

我再一次的輕舔著他的另一個乳頭,在他期盼的呼吸聲中我並沒有讓他滿足他的慾望。

這就是最高級的折磨,讓他想要,讓他知道你會做,但是卻無法知道你甚麼時候會發出攻擊。

就在他的呼吸聲漸漸平復,我假裝要更換姿勢的一瞬間,突然我出其不意的再次狠狠的吸住他的乳房,而且毫無放鬆的跡像,這意外的刺激,讓他整個人都挺的高高的,手腳被繩索拉力給弄得漲紅,他口中嘶喊著︰「啊……」

我放鬆了吸力,但是在他的人還沒落回床上之前,我快速的使勁再度大口的吸吮他另一個乳房,我不斷的在他的嘶喊聲中輪番攻擊著他。

他的「啊……啊……」聲逐漸轉成「噢……」,因為我開始向下移動我的吸吮的位置,我開始侍候他那漲紅的陰莖。

我也把妹妹再次的送到他口中,「只許讓我舒服刺激,不準讓我高潮。」

我命令著他。

他開始用舌尖在我肛門的菊花蕾上挑弄,我間歇性的發出快慰呼聲︰「噢……噢……」

不過這次的重點不在我,我開始快速的用口幫他上下套動,逐漸的,他吃我菊花蕾的步調有些鬆散零亂,有一下沒一下的,最後,他開始快慰的呻吟著︰「ㄛ……ㄛ……」叫聲越來越高越來越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是時候了,我猛的擡起身子,將他的寶貝整根吃進我口中,他的龜頭結實的頂住我的喉嚨,我不斷的快速的用力用喉頭一鬆一緊的夾他的龜頭,他的寶貝也急速的回應著。

終於,我的期待出現了,他衝動的往上提起他的臀部,這個動作使得他的龜頭更深入我的喉管,也導致他的龜頭被夾的更緊。

最後,他「啊……」的一聲,整個人開始顫動,在他「啊……」聲不斷中,我體會到他的陰莖的爆發力,一次又一次的在我口中跳著,可能由於精子擠壓的力量過強,他開始痛苦的哀號著。

我享受著他那哀號中的滿足感,他的「啊……」聲中明顯帶著「我好舒服」的意味,結束這一回合了嗎?

「NO!」

就在他叫聲漸弱,陰莖跳動速度漸減的時候,我猛的抽出待在他肛門裡的橡皮管,他完全沒料到我會來這麼一招,那橡皮管磨擦帶來的快感,讓他剛平息的上一波高潮,快速的充電,再一次的悸動,而且比剛才更劇烈。

我的嘴配合著他上下挺升的節奏,強力的套弄著。

他再也無法忍耐這種突如其來的快感,大聲的喊著︰「我又來了!」

接著整個人重重的跌落回床上。

但是他的寶貝卻沒有就此停止,不斷的在我口中跳動著。

我慢慢的套弄著,直到那最後的衝擊結束。

我解開綁住他陽具的橡皮管,鬆開縛住他雙手的繩子,躺在他身旁,用手輕撫著他的身體,「舒服嗎?」我問他。

他回答說︰「好舒服,你進步的真快。」

「別急著誇我,還沒結束呢!!」

我看到他眼睛裡盼望的火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