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友的繼母

第一話

我叫阿慶,我的父親在我九歲時因車禍去逝,身為獨子的我便從此和

媽媽倆人相依為命。

記得升上國三的那個暑假裡,小龍神秘兮兮的,拉了我到他家去。到

了那,映入眼 的第一件物品,就是他從抽屜裡拿出的那捲錄影帶。

「阿慶,看!我老爸的,今天有你爽的了。」小龍興奮地對我說著。

隨即,他就放了那捲錄影帶。內容是描述一間性診療所,專治性冷感

的男人。看著螢幕內的男男女女不停的活塞運動,我的小弟弟頓時充

血成一紅火山,隨時隨地就要爆發!當天夜晚,回到家中,我依舊興

奮不已,打了數次的手槍方能入睡。從此後,我便常去他家看A片。

我和小龍是從幼童時代就是很要好的死黨,為此,他還特地配了一個

他家的鎖鑰給我,以方便我到她家看他老爸收藏的A片,整整有兩百

多部啊!我似乎每天都跑去看,直到他那韓國繼母回到來台灣…

小龍的父親似乎特別喜愛韓國女人,因此小龍的生母與繼母皆為韓國

人,小龍 則是中韓混血兒。話說小龍的繼母因為不習慣台灣的氣候,

所以一年有一半的時間是住在韓國。不過她生得可漂亮了!有著東方

氣質的臉蛋,配上玲珑有致的身材,及肩的秀發,年齡雖過三十,但

可謂之徐娘半老,風韻猶存!尤其是她那豐挺的雙峰,直令人想好好

地摸她一把!

======================================================

第二話

這天下午,閒著沒事,便跑去找小龍。按了一會兒門鈴,沒人回應。

「咦?沒人在家!好久沒機會看A片了,不如趁這個時候…」我一邊

自說 ,一邊拿出鎖鑰開門而入。其實,我更喜歡一個人,可以看著

A片,一邊打炮。

今天看的是關於一個男孩被他鄰居太太誘惑的故事。看 、看 ,心

跳加速,大老二硬蹦蹦的,又在別人家中打起炮來,這種做壞事的感

覺真令人興奮。

看完了一片,覺得還不夠瘾,便又到他爸爸的房裡看看有沒有新的A

片。我到處找尋,書櫃、床底、桌抽屜,最後檢查衣櫃,當我打開裡

面其中一個小抽屜時,眼睛突然一亮。嘩!是小龍繼母的小褲褲!

望感覺體內腎上腺素的分泌,雙手微微顫抖地拿起了一件,那是一條

觸感非常好的絲質紅色透明內褲,攤開在掌中,蕾絲的花邊,配著碎

花綴飾。我深深地嗅了一下,真是令人陶醉的香味啊。嘿,不如也讓

我的小弟弟感覺看看?

二話不說,立刻就掏出我腫脹已極的肉棒,享受著摩擦女人內褲的快

感。感動之馀,我又拿出黑色絲質與白色棉質內褲,戴在頭上與含在

口中,嘗嘗咀嚼女性的滋味。

我索性躺在床上,享受著這一切,手部迅速的抽動著大老二。「喔∼

喔∼喔∼」 到了最高點了!很快的,白色濃稠液體射在三件內褲上。

當還在意猶未盡, 想來第二發時,突然聽到外面開門的聲音。

糟糕!一個箭步我迅速地關上衣櫃,第一時間抓起那三件內褲躲到床

底下去。誰回來了?啊……竟然是小龍的繼母!她似乎疲憊已極,進

房間後,脫下了耳環和手飾後,倒頭便睡。

這時床底下的我,感天謝地,盼十分鍾後待她沈睡什,我便可離去…

======================================================

第三話

也不知過了多少時間,我靜悄悄地從爬出床底到門邊,正欲離去時回

頭一看,嘩!真是美景!小龍的繼母側向我躺著,黑色的套裝配上黑

色絲襪,稍稍露出的三角褲底與乳溝,讓我原本驚嚇過度而疲軟的小

弟弟立即成了頂之欲出的大肉棒。

真爽,賺到了!我竟然蹑手蹑腳地爬回到了床邊,慢慢把手適探性地

放到她的身子輕搖,發現她輕輕地打鼾著。在確定她熟睡後,我便大

膽地將右手在她的美腿上慢慢地摸著,從腳背到小腿到大腿根部,來

回輕輕撫摸著。另外的一手也沒閒著,朝向她的雙乳進發,由乳溝的

方向慢慢伸進蕾絲胸罩內,朝乳峰邁進。當我終於摸到如黃豆般大小

的乳頭時,正為感動之馀,小龍的繼母忽然將身子側動了一下,我急

忙連人帶滾的翻入床底。

我躺在床底下,靜靜聆聽了一會兒。還好,好像沒被驚醒。我回想著

剛才留在手上的觸感,心髒跳個不停,老二簡直要沖破了褲子。能摸

到她那硬挺的乳頭真令人興奮!

我再次的爬了出來,重新做秘境探索。這一次,我把硬挺的肉棒給掏

了出來,讓它在外面抖 ,吸一吸清新空氣。小龍繼母現在的睡姿是

臉部仰上,手腳擺了個“大”字平躺 。我於是輕輕地、慢慢地將她

的雙腳張得更開。

嘿!看到了黑森林的影子了!我小弟弟似乎也看到了,正在上下的抖

動 。我將小龍繼母的右手掌,輕輕攤開,然後讓它握住我的肉棒,

我的右手則在她的黑森林與陰戶外遊移。小龍繼母似乎被我摸得有點

反應,我的肉棒正被她柔軟的手揉搓著,我就趁機把肉棒來回地抽動

著。 「喔∼喔∼喔∼好爽啊!」我微微的呻吟 !

突然小龍繼母的手甩了一下,放鬆了我的大肉棒,她要醒來了,我立

即快速地溜入床底。但已經快要射出來了,哪能鬆懈?我便將口袋中

的三件內褲拿了出來,套在肉棒上,手部迅速的抽送著,沒到一分鍾

就到了最高點了!白色精液又再次完全射在三件內褲上了…

在此同時,小龍的繼母已蘇醒過來,她似乎感覺到有點兒奇怪,卻沒

發現我的存在。可是,看樣子我是無法在短時間內離開這裡了。沒停

的打了三連炮,好累啊!既然無法離開,便昏沈沈地睡著了∼

======================================================

第四話

在睡眠中,我夢見剛才的好事被人發現,而慘遭小龍全家痛毆。我嚇

得全身冒汗,突然驚醒來,發現四周已完全黑暗。由於房裡已開有冷

氣的關系,只覺渾身發冷。待了數秒,眼睛較為適應,看看錶,原來

已過午夜十二點了。心中的恐懼油然而生,深怕夢境成真,我急欲脫

出此地。在確定四周無動靜後,我慢慢爬出床底,輕輕的開了房門,

在走出前瞥了一下床上,原以為會有兩個人,卻只見到小龍的繼母一

人正熟睡,她還真他媽的會睡啊!她似乎不想受到干擾,眼部掛有安

睡的眼罩,身上蓋 頗為厚重的棉被。

我溜出房門後,發現小龍的房門半閉 ,他正睡得像一隻死豬。我快

步走到大門口,正想拿出鎖鑰開門而出,伸入口袋時,卻摸到那沾有

我精液的小褲褲。突然間,心裡頭又浮起一個邪惡的念頭!不過在這

之前,得先打個電話回家,不然媽媽準會報警的。我走進小龍家客房

內用電話,我欺騙媽媽自己將在朋友家過夜。放下電話時,還可清楚

聽到憂慮多時的媽媽傳來的臭罵聲!不管那麽多了,我趕緊悄悄地走

回到小龍繼母的房間去∼

看著小龍的繼母只露出嘴唇的模樣,我的心跳愈來愈快,小弟弟又漸

漸地爆出青筋。我慢慢欺身到床上,小心翼翼地掀開那厚重的棉被。

嘩!好極了。肩帶式的黑色絲質亵衣,配上黑色棉質針織的花式镂空

內褲,無異又給我小弟弟一個沈重的沖擊力,真令人難以消受!

我在深灰暗中,脫下了褲子,一口氣鑽入厚重的棉被裡。側身對著小

龍的繼母,思考要如何享受這個大餐。我將我的中指放入伯母的嘴中

攪動著她的舌頭,再放回我的口中品 她的香涎。我把雙手移至她的

細腰間,拖 亵衣尾端慢慢往上移,隨著亵衣的拉高,終於一雙手扶

握上伯母的胸部。我輕輕地繞圓來回搓弄著,再以嘴輕輕啜著她的大

奶,並順著乳形做一次完整的舌行。然後,就以舌尖舔弄 那兩粒深

色乳頭使它們硬挺突出。我感覺到小龍繼母的身子微震了幾下,但我

的嘴並沒因此而停頓,繼續吸啜伯母那已沾染我唾液的豐胸。

再來,就是我日思夜想的黑森林裡的蜜穴了!我的手慢慢地推開小龍

繼母的雙腿,把手輕壓於那神秘的黑色地帶,夾雜那觸摸黑色棉質內

褲的快感,仔細地揉搓著她的外陰唇。漸漸地,那兩片肥厚的肉唇愈

來愈濕,竟然潤透棉質的亵褲。突然,小龍的繼母一把抓住我的手呻

呼 :「啊∼親愛的,別這樣啦!嗯∼嗯∼嗯,今晚可以不要嗎?」

她吐出那渾重的韓國腔來時,真把我給嚇了一大跳。定下神來,尋思

她的態度並不是很強硬,而且還以為我就是小龍的老爸。好吧!一不

做,二不休,沒去到盡就不罷休!

我輕輕撥開了她的手,不理會她的要求,嘴唇貼近她的嘴唇親吻 ,

並大膽的將舌頭深入。這時,伯母也開始配合了,兩人的舌頭纏繞在

一起,我輕啜著她的舌頭,也讓她吸我的舌頭。啊!能跟年長於我的

女人做這種法國式的靈魂之吻,真令人感動得顫抖。

接吻之馀,我的手依舊隔 亵褲探索 神秘的黑森林入口,而伯母的

手,也突而其來的握住了我充血的肉棒。我與伯母就這樣的彼此揉搓

著。我進一步的將手伸入她的亵褲中,一觸到那濃郁的陰毛,我的肉

棒又脹大了許些。當觸到正流著蜜汁的穴唇,肉棒膨脹到了最大。

我使力的撥開伯母充血的外陰唇,戳弄著她肥美的陰穴。我把手指觸

向女人最敏感的陰蒂,用勁的按 那小一粒微微的肉球,來個像被電

觸到的摩擦。「嗯∼嗯∼喔喔∼啊啊啊∼」小龍繼母的浪蕩聲越叫越

大。跟 我的手指就完全插入到陰核裡,直入到子宮口,用指尖繞著

子宮口的周圍,而伯母興奮得整個臀部也隨我手的動作不停的起伏。

「嗯∼爽∼要死了∼啊啊∼爽啊∼」聽到小龍繼母的浪叫聲。我在也

忍不住了,隨之坐起身,一隻手攬著她的頭部將我全部的肉根送入她

的嘴中,另一隻手則往後的戳弄著她的陰戶。她的雙手則是推扶我的

臀部,使我的肉棒能夠更順利的在她的喉頭抽送 。她也時不時的靈

巧利用舌頭舔著我龜頭下緣處,感覺猶如上了西天…

在感到快要射精之時,我趕緊將肉棒抽離她溫暖濕潤的小嘴,換了個

體位,將她的腰部挺起,把頭埋入她那花香般的陰唇外,用舌頭舔嘗

源源不絕的愛液,然後進一步的深入她的深穴中,以尖長舌頭暫代了

粗大肉棒的功用。在此同時,以黏濕濕的手指,慢慢地插入伯母最後

的禁地,感覺她的身體顫了一下。我的手指與舌頭就這樣的互相調弄

直搞小龍繼母的穴穴,並不時的被噴流出來的愛液沾了滿嘴都是。

「嗯∼嗯∼嗯∼啊啊∼」又一陣更大聲的浪喊,聽的我酥癢難當。我

害怕她的叫春聲會吵醒小龍,便用沾滿了愛液的手掌按 她的嘴,馬

上將肉棒插入她那已經濕潤滑溜溜的小穴中,狠狠地抽送著,使她那

流充 淫蕩愛液的潤穴,硬是又多丟了一次。我最後用盡下半身的力

量,全力沖刺,最後一挺「喔∼喔∼喔∼」將全數的精液狂 在伯母

的子宮內。

「啊∼親愛的,你這次…好棒…好棒啊!」小龍的繼母跟著就失神地

躺在床上,享受高潮後的渙散,逐漸昏睡…

一聽她發出打盹聲,我就立即起身,並拿 伯母那條黑色棉質針織的

花式镂空內褲,在她濕潤的陰戶中擦了幾下,使它沾滿愛液,然後小

心翼翼的走出小龍家,慌慌忙地往自己家跑了回去。

回到了家,已經清晨兩點多了。我靜悄悄的打開了門鎖,溜回房內。

跟著的幾天裡,我沒敢到小龍家去,每天待在家中,拿 小龍繼母那

條沾有愛液的黑色棉質內褲,撫慰 、嗅吸 ,並用它套 我的雞雞

上,拚命打手槍,直到一星期後那條內褲發出異味為止